您现在的位置: 主页 > 玉观音心水论坛49666 >  正文
情溢于象 形藏于神——王明亮水墨画解趣
发布日期:2019-09-18 07:4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清代著名画家戴熙谈绘画之审美体验时认为,画有令人喜者,有令人惊者,有令人思者。我认为王明亮先生的作品应属于第二种,其韵趣之跃然,情思之飞动,意兴之勃发,的确令人惊叹不已。

  在面对王明亮先生的作品时,我首先被他那把握物象的方式和能力打动。无论是花鸟、鱼虫还是山水、人物,都不着力于外像的观察描绘,而是最大限度地关注形式本身的感人力量,以形式调动神似及其相关的-切视觉形迹。他笔下的禽鸟、游鱼,无不进行出人意想的变形和精练,不羁与率性的点写中,显示出激越的味道,将有形的实体包蕴于干湿浓淡、粗细疾徐的笔墨张力中。荷花小鸟、枝头青禽、古木顽石,如同打开一道道水墨的大门,还原出浑化未开、初始未凿的朴与真。《鱼乐图》 中那相对应的两条游鱼,一屈一伸,互相注目,皆现出讶异之神色,其活泼之态与笔墨之脱俗,都让人感受到瞬间突现、顷刻即逝一 样的来去无踪,莫可端倪。如古人所说,以形似之外其求画则形似在其间矣。

  第二个惊人之处是他那墨趣瞬间把握物象的能力,充分利用和调动生宣纸的敏感性,将笔和墨趣在顷刻间发挥到尽致的地步。在快速的笔墨挥运中立定精神,从而于刹那间将观者也带人到那个笔墨建构的时空氛围中去,甚至将挥之不去的感觉铭于心底。他的墨象结构,常常在看似支离的状态下整合,脱尽铅华,让形式力量在墨迹的相互关照及笔触的顾盼呼应中凸现出来。仙鹤,是他笔下的拿手绝活。往往不画通常悉见的“凝望”、“梳羽”、“翩翩”、“悯然”等姿态,颜色不做“霜毛四皓”之洁白,没有“睡轻旋觉松花堕,舞罢闲听涧水流”那样的悠然。而善于在强烈的动感中去捕捉鹤的风神,形态中常遇险绝之势。笔墨团簇的拧转揉挫,与握管运行中变异的颤挚笔锋,将醉舞狂歌中的忘形之姿活现出来。反映了他对视象结构的独特解读方式。令观者惊视而立定永恒。

  其三是他取法的奇特,初人画门时并未临习传统,而是全凭感悟。他从不模拟或仿照前人的画本,而是在不断的读画中细细体味揣摩。在对徐渭及扬州八怪等人作品的不断品赏咀嚼之后,将其中的笔墨精神以己意运化之。从而能不受任何拘执地将他那微妙而富有原创精神的知觉经验,通过笔墨传达给观者。透视出那与世无争充满平常心的超然态度。让灵感常常在特定的环境、心境迸发出来。

  看过王明亮先生作品的人,都会被他在水墨间神游无阻的胆识所感动,为那任意驰骋时的自由挥洒留下深刻的印象。那活脱而富有表现力的语言,能给人一种生命跃动之喜悦和灵感火花乍现时的振奋。像在对我们倾诉他心底的故事和道出在笔墨上走向自由王国的信念。

  王明亮,1940年生于山东省德州。天津文史馆馆员,高级美术师。师从国画大师张其翼、任子青先生。出版有《中国近现代名家画集-王明亮》。王明亮先生讲究构图、造型和用墨。他的中国画作,既尊重绘画传统和笔墨手法,又讲究超凡脱俗,不落古人和前人,这是他创作中国画的第一个特点。他的花鸟、人物画是高度个性化典型性的艺术品,是一种情溢于象、形藏于神的大写意的现代中国画。他的画作在效法八大、徐渭画风的同时,更注重笔墨当随时代,追求一种险怪、冷逸、俊拔的画风。他的画作笔墨豁达,画面简约,笔法简淡,线条飘逸,洁净而毫无拖泥带水之笔,寥寥几笔写出万千气象,在动与静、虚与实中,追求平和与怪奇。他善画小鸟,其鸟则神采孤冷自傲,且有玩世不恭,颇有八大之遗风。他的画格调清新、高雅,或画幽谷春兰,或画游鱼嬉戏,或画枝头鸟鸣,或画布衣长者,无不在突破前人定式的同时,赋予新的时代气息和鲜明的时代感。他的山水画构图、墨色间流动着佛里禅气,在空灵中发出淡淡的愁容和酸酸的苦涩,山水多显古朴苍劲,在挥洒自如中饱含激情。

  王明亮的人物画冲破了传统和世俗偏见的束缚,借鉴了西方绘画的表现手法,运用漫画和抽象、变形等方法,对社会上的一些丑陋的 东西进行了无情的揭露和鞭打。他追求的是一种情趣,从艺术上是一种特殊的绘画类型,是一种突破。他的画能和社会合拍,可以作为当今画坛一种现象。认真做品牌三棵树荣获亚洲名优品牌